一个乱七八糟的母博

防忘事用

【开度】《愚人,愚人》3

主开度副勋鹿灿白繁星桃绵城堡
真的不常更文……下一次更文时间……不知道!
其实挺对不起看文的人的
he 望喜欢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 3
金钟仁挠了挠头,也许,他们真的需要时间吧。
20:00
练习室
这一天的联系,金钟仁和都暻秀都很不在状态,动作一直跳错,舞蹈老师看着他们这样的状态,叹了口气,让他们两去休息一下。金钟仁和都暻秀坐在练习室门外的长椅上,相对无言。金钟仁烦躁的挠了挠头,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根烟点燃,都暻秀看到了,一把夺过金钟仁手里的烟。动作一出两人都愣住了,习惯真是一个改不掉的东西啊……
4月2日 02:00
exo宿舍
(茶蛋们宿舍的分配好像一直在变,本文设定开勋一间)
夜深了,首尔也进入了梦乡。一个皮肤偏黑的男孩坐在客厅的地板上,一杯一杯的喝着烧酒,酒火辣辣的液体流入喉咙,可金钟仁的心的冷的。晚上都暻秀夺过他的烟,他以为他们会和好,可都暻秀对他说的一句话,如一盆凉水破在他的身上(透心凉,心飞扬!我好像破坏了文风),都暻秀说,他们以后就是朋友了。这时,金钟仁的房间门打开了,吴世勋出来上厕所了(勋勋每逢晚上必出),他看到金钟仁,正准备张口劝,想了想,他觉得还是由都暻秀来说好,然后他走进了卫生间。
金钟仁又倒了,一杯烧酒。“别喝了。”他抬头一看,是都暻秀。呵,出现幻觉了,都暻秀怎么可能来找他,还劝他不要喝了。都暻秀夺过他的酒杯,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,现在这一切不是挺好的吗!”金钟仁知道他不能说什么,那只能用行动来表明了。他撑着沙发站起来,搂住都暻秀借着酒气吻住他。都暻秀想推开他,可是因为缺氧只得做罢。两人一路吻到金钟仁的房间,金钟仁把门反锁上,把都暻秀抱到床上欺身压过去,都暻秀大口大口的吸着气。金钟仁说:“我当然有不满意的,这个就是我不满意的。”说完又吻了上去。
深夜,两具躯体正在火热的交缠,时不时发出呻吟声,夜还漫长。是啊,夜还漫长,蜷缩在沙发上的吴世勋这么想着。他不过去上了个厕所,从卫生间出来以后,他发现金钟仁不在沙发上了,想着金钟仁回去睡了吗?他正准备打开房门,听到了里面的声音:“金钟仁你放开我!嗯…别动那里!”还有:“宝贝儿,你还是那么敏感。”吴世勋听了,抖了抖,认命的拿了毯子,躺到沙发上,给他办完演唱会,应该没睡的鹿哥发LINE。明天要顶着黑眼圈了……
4月20日 7:00 exo宿舍
金俊勉起床准备做饭,他打开门,觉得自己见鬼了。因为他看见吴世勋顶着两个熊猫眼幽怨的看着一个……苹果。金俊勉下了楼,干巴巴的对吴世勋说:“sehun早上好……好啊!”吴世勋抬起头用他两个熊猫眼,双目无神的看着金俊勉:“suho哥早。”“sehun呐,我说你这是怎么了,你不是有床吗?”金俊勉坐在沙发上说。“呵呵,我是有床可是我进不了我的房间啊”,金俊勉正想问为什么,又有人出来了,原来是金钟仁。金俊勉正奇怪吴世勋为什么一脸怨恨地看着金钟仁,结果他看到了房间里面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人,这是都暻秀!好了,他想他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“Sohu,sehun早上好!”金钟仁神采奕奕的说。“KAI哥,你还知道有我啊!”“诶,sehun你不是在房……”金钟仁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,哎呀怎么把sehun忘了!“sehun呐对不起哈”“这账以后再算不过KAI哥你和D.O.哥和好了?”吴世勋问。“我也不知道他醒来会怎么想……”“KAI你不会霸王硬上弓吧!”一直在一旁充当人肉背景的金俊勉开口道。金钟仁愣了一下,这应该算强上吧……点了点头“我去仁妹good!”吴世勋和金俊勉激动的拍了一下桌子。正抱在一团取暖的灿白听到了拍桌子的声音:“灿灿地震了吗?”嗯~白白,再睡会儿……zzz……”“嗯……zzz……”
9:00 餐桌上 (张艺兴去拍老九门了)(嘟兴一间)
“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,怎么少了一个人,D.O.呢?”金珉锡数完人数问到。“哦,D.O.还在睡呢。”吴世勋回答到。“我去叫他”金珉锡走到嘟兴的房间前,打开门。“咦,怎么没人啊?”“D.O.在KAI的房间里呢”金俊勉回答。“仁妹good!”金珉锡忍不住给金钟仁竖一个大拇指。“所以就不用去了,快来吃饭吧”金钟大把他旁边的座位的椅子拉出来说到。

评论
热度(9)